離開a

攝影師的告白(七)~離開

1992年6月,工作室的業務逐漸萎縮,並非是攝影競爭力不如別人,而是吳先生對攝影的心,因為對股市投資有了興趣,加上朋友中有正面的例子,而逐漸的離去。

看到工作室獲利每況愈下,雖然還不至於發不出薪水,但是吳先生在股市的投資,似乎不是很順利,心裡面也跟著有點擔心,希望投資不要太多,影響也就不會太大。

事實上,談到投資可能對吳先生來說,並不是正確的用詞,而應該是用炒作這一個詞,從一個不懂股票的人來看,不是應該在了解要投入的股票後,設定中、長期投入的時間嗎?

但並不是這樣,雖然非常用心去了解股市狀況,甚至於還花錢去上課,學習分析漲跌走勢…等等,作法上卻是每天盯住股市螢幕,心情隨著漲、跌而不同,又是歡喜,又是難過。

剛開始的時候,上班還算正常,都會保持輕鬆的心情,過了半年左右,先是表情不再輕鬆,接著情緒上也有了不同,這是多年來跟在身邊,很少看到的現象,心想應該是股票出現問題。

不久之後,聽說股票做法上,已經轉變成融資方式買賣,也因為選股上的錯誤與偏差,把南部家中所分得的農田,轉手給兄弟了,所以現在的心情,應該是很…難過。

這個時候的工作室運作,已經幾乎是由助手,或許應該稱作攝影師,全權處理所有事情,包括客戶接洽,攝影作業,以及攝影完成後的請款…等,並承擔工作室未來的挑戰。

個性直率的攝影師,在這7年多來,雖然把攝影學得還不錯,不管是任何形式的商品,或者空間、景觀方面,堪稱經得起考驗,卻在業務經營部分,缺少了養分的滋潤。

在沒有人提點與教導的情況下,僅靠著自己不斷摸索,挫敗中學習與成長,也從朋友之中,邀請前來幫忙和協助,共同為工作室業務來努力,期待能打出生存的便道。

經過許多的嘗試之後,採用以電話開發,搭配攝影師攜帶作品拜訪,成果雖然並不是很好,但是所付出的努力,仍有一點點的回饋,對於工作室的收支還可以保持平衡。

最後;在持續努力與投入業務開發,始終沒有更亮眼的成績,以及顧慮吳先生的處境,離開至少可以釋出一份薪水,於是在某一天的下午,主動提出把工作室交還的建議。

選擇離開,不是不願意留下,也不是想逃避業務的挑戰,更不是翅膀硬了,想展翅高飛,卻只是一個簡單的想法,希望恩師能好好地、開心地生活,感謝你的栽培,我離開了,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