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兼顧–透明體的拍攝美學

“SOP”是”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的縮寫,意味著人和一件工作需有一套標準的作業流程。

經歷過粗糙面與光滑面的拍攝教學後,終於來到了拍攝透明體的階段。

在加入追夢計畫前,我曾經在家裡以簡陋的布置以及依靠太陽光拍了人生第一張啤酒的商品照。當時在成品出來後一直不懂如何去分析成品的效果,現在總算是懂了。

 

這是成功攝影推出的紀念啤酒
相當簡陋的設置(焦段85MM*1.5)

相較粗糙面以及光滑面,透明產品除了物件表面的曝光及顏色外,物件內部如液體的顏色也是必須注重的一環,另外還有物件本身的花紋、雕花等等。因此在控制光線反射上需要有更多的細節處理。

產品攝影最重要的一環之一在於呈現物件的「立體感」,因此在拍攝流程可以看到我們使用黑色的反光板等等物件來「吸收光源」,透過陰影的產生來塑造立體感。

可以看到黑色物件的使用

回頭重新檢視我拍攝的啤酒,可以發現照片中的啤酒其實失去了玻璃瓶的立體感,取而代之的是過度美化的燈光。老師在下課後提到,產品攝影必須呈現商品的真實風貌。這麼看來,我當時在拍攝流程上讓感性超越理性了。

佳爾攝影官方IG:https://www.instagram.com/jar_photographyteam/

透明不只讓我看穿了你,卻也映照了我自己

透明物 的商業攝影,可謂是集各種麻煩處為一的被攝體材質,經過這次課程總算了解到了為甚麼透明體拍攝要排在最後一個,因為他的材質兼備了粗糙面所重視的表面紋路質感、光滑面所需要注意的反光、以及透明體自己本身的透光性……

閱讀全文 透明不只讓我看穿了你,卻也映照了我自己

從錯誤中學習

由於疫情持續延燒,本週的評圖也改為線上,有了第一次評圖經驗後,大家對於這次的評圖簡報也做得更加仔細,將實作課程遇到的問題一一列舉出來,讓大家能夠清楚得知拍攝過程中每一項步驟,並從中學習他人的拍攝手法,彼此互相交流想法,達到良好的學習方式。

閱讀全文 從錯誤中學習

回到夢最初開始的地方

拍攝檯面架設

𝑱𝒂𝒓|進階班同學心得 – 王芷洺

/回到夢最初開始的地方 /

2022年4月24日,休息了兩週的,好好整頓課業與心靈上的壓力,我回到夢最初開始的地方——佳爾攝影追夢計畫。雖然只跟老師請假兩週,但加上連假以及臨時停課,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未進工作室。「老師,我回來了!」一進工作室,我對老師這樣說道。瞬間,懷念的感覺湧上心頭。和老師更新了我近期的狀況。在實習的單位每日都過得充實,透過一次次的工作經驗,我發現自己的方向又似乎日漸明確了。 閱讀全文 回到夢最初開始的地方

亮面線上評圖

在悲慘的亮面實作拍攝後,緊接而來的是評圖環節,由於疫情的緣故改為線上進行,雖然不會像上報告那麼緊張,但無論如何還是得將作品曝曬在同學及老師眼前,報告完後將會是同學的發問及老師無情的批鬥,作品中的細節與程序將會是大家檢視的重點,每一次的評圖都希望大家能鞭策小力一點。

這次的線上評圖課程比前幾堂課收穫的還多,老師這次提點的不只是技術面,還有更為抽象的觀念意識層面,甚至是難得的鼓勵與被受期待。老師從我跟晴雯的問題中告訴我們如何讓作品更精巧,或是轉念間就讓步驟更簡單、效果更好,個人倒覺得這些是其次,更讓我驚訝的是老師能了解我與晴雯之前是學習不同方式的攝影觀念,與老師的做法大有不同,但老師希望我們能將兩邊學習到精通,一邊是感覺體系,靠著經驗與眼睛控制相機與閃燈,使物體的曝光及顏色正確,一邊是數據體系,大多是靠著儀器、色卡及測光表來控制成品,老師希望我們能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各取兩邊的優點,能在不同攝影領域發揮不同的優勢,並希望在我們成功後與老師分享,雖然我知道路途還十分遙遠,但如果我能在這條路堅持下去,或許我真有一天能將兩者合而為一,並在業界能有自己的一片天,癡人說夢,如果我不去實行、繼續精進自己的技術,那也只是空談,在這個充滿攝影師的大環境能有一席之地。

個人覺得這次的作品成果沒有想像中那麼差,只希望未來的挑戰都能逐一跨過,畢竟這堂課也有很多夥伴在一起努力,大家一起加油然後一起進進階班!

追求攝影,我在台、馬、新之間選擇的路

Jar進階班同學們創作中

𝑱𝒂𝒓|進階班同學心得 – 林澤衛

/追求攝影,我在台、馬、新之間選擇的路 /

進入Jar進階班幾個月來,看著同學們在創作上有不同的碰撞,我卻只是每週與老師討論定位,直到最近方向逐漸明朗。

我是馬來西亞華人,大學四年以來都是透過孝隆老師的教導,從零開始學會攝影。尤其在加入追夢計劃以後,更是從老師身上學了許多。也因此得以有機會在未來工作中,快速跳過從攝影助理學起的起步階段,這也是追夢計劃之所以成立的目的。

在畢業前對職場的探索中,我參與過一些攝影的工作,也因為身份的關係注意到了台灣攝影產業發展的一些現象以及對自己的限制,從而展開了在馬來西亞、新加坡、中國發展的可行性評估。 閱讀全文 追求攝影,我在台、馬、新之間選擇的路